据日媒《日经亚洲》报刊3月份的一篇报道称,趁俄乌冲突引发的国际局势剧变,中方“正在抓紧难得的机会实现能源转型”。消息提到中国是天然气消费大国,有将近一半的天然气需要海外进口,其中有40%的天然气进口非常依赖澳大利亚,10%则来源美国,这两国同属AUKUS组织和“四方安全对话”成员国,中方在试图摆脱其“战略不安全”的能源依赖。这篇文章的分析部分还认为,中国转向天然气能源进口的国家就是俄罗斯。

资料显示,中国紧靠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俄罗斯,但两国管道天然气交易量并不多。俄罗斯通过东线管道(即“西伯利亚力量”管道)实现对华每年供应480亿立方米天然气,这远远不够。早在去年12月就有美媒披露,中俄正计划敲定最大天然气项目“西伯利亚力量2号”管道,且途经蒙古国;但按照正常流程来说该进度相对会比较缓慢,有外界预测方案即使能在2022年定下,管道至少也要等到2030年之后通气,美媒还借机抨击“这条管道同样对欧洲供气安全构成威胁”。

18日,英媒《金融时报》披露称,他们已经从蒙古国总理奥云额尔登那里获悉到中俄“西伯利亚力量2号”管道有了新消息,它将在2024年开工,目前已经完成可行性研究等方案;他还盛赞蒙古能从中获取到收益,再加上中蒙新开通铁路、矿业出口等,蒙古国非常习惯和中俄合作。英媒评价认为,这条管道一旦完工意味着俄方将原本用来供应欧洲的西伯利亚天然气田首次与中国连接起来,受现状影响很多人估计开工日期还会提前。

按照去年该计划首次公布时相关人士预估的流程,中俄蒙要完成研究方案可能要等到2023年之后,这还是在三国全程没有任何分歧的情况下;但今年刚过去一半所有可行性研发已经结束,动工日期已经确定了;英媒认为这件事和俄乌冲突难脱干系,尤其是在5月欧盟宣布将逐渐摆脱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在未来几年实现进口渠道转型后,俄气CEO阿列克谢·米勒马上就公开宣布称,中国一定会是“俄罗斯未来最重要的天然气客户”,这说明俄方在支持天然气管道建设上态度应该是极其配合的。

值得一提的还有,俄媒称中俄天然气管道“西伯利亚力量2号”对中国的输气量可以高达500亿立方米,这已经可以比肩德俄“北溪-2”项目的530亿立方米的年输气量,如果考虑到途径国家战略安全、管道维护成本等问题,这条管道输送能力要比“北溪-2”更加强劲,可惜后者已经被无限期停工,恢复供气遥遥无期了。除了天然气能源外,上周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在讲话中还表示,中国是俄乌冲突中的“最后赢家”;在今年三月之前,中方进口石油几乎全部受到中东制约,但现在他们有了选择可以低价向俄购买大量石油,反观欧洲是真的“向自己的肺部开了一枪”。